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

:这些代号涉及亿万资金 "龙门计划""映山红"都指啥?

时间:2018-05-01 08:02:07  作者:谷莹_NN6577  来源:政知见  浏览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(原标题:这些“代号”背后涉及亿万资金)

“映山红行动”,各位如果

(原标题:这些“代号”背后涉及亿万资金)

“映山红行动”,各位如果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什么感觉?反正政知见如果不看解释,是猜不到它指代什么的。

4月26日,江西省政府金融局、江西证监局、省政府新闻办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,对江西企业上市“映山红”行动进行详细解读。

是的,这是江西省为了加快推进企业上市采取的一个专项行动,并单独起了个名字。

在全国深入推进科技创新、加快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当下,企业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向前再走一步,政府希望本地多一些上市企业,都是很天然的愿望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几乎每个地方都会出台专门的办法,鼓励、扶持地方的企业上市。江西不是第一个为扶持企业上市专门起“代号”的省份,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浙江最早为企业上市重组单独“起名”

单独起“代号”,代表着地方政府对这件事的重视。

单独将企业上市的政策升级为单独起名字的“行动”的是浙江省。2017年9月28日,浙江省政府印发了《浙江省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“凤凰行动”计划》的通知,“凤凰行动”应声出世。

这些代号涉及亿万资金 龙门计划映山红都指啥?五家机构签署联合协议,共同推动落实“凤凰行动”计划

或许受经济强省浙江的启发,不少地区推出有着专门代号的政策,用来鼓励企业上市。

据政知见不完全统计,浙江之后,至少有三个地方为促进企业上市专门设置了名头响亮的行动计划。

去年12月2日,作为陕西省省会,西安市率先发布“龙门计划”征集令,对标的正是浙江的“凤凰行动”。

紧接着,今年1月19日,湖南省湘潭市人民政府发布《湘潭市推动企业上市三年“蝶变”行动计划(2018—2020年)》。

再到本次江西省推出“映山红行动”,个个都是踌躇满志,意气风发的感觉。

这些名字可不是随便起的。

浙江省长袁家军曾表示,凤凰行动计划,源于习近平总书记“腾笼换鸟、凤凰涅槃”的重要思想。而习近平的这一思想,最早也是他在浙江工作时提出来的。

西安市的“龙门计划”也大有讲究。“龙门”是黄河流出晋陕大峡谷之后,奔向中原大地的关口。史书上记载,龙门是当年大禹治水成功之地,由此也衍生了“鲤鱼跳龙门”的神话。著名的龙门,就在陕西韩城市和山西河津市之间。

“映山红”是杜鹃花的别称,外观红艳,也是江西的省花,“红”对于上市企业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。在第一次提出“映山红行动”时,江西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毛伟明说,要“让上市企业像映山红一样,迎春绽放,星火燎原,迅速红遍赣鄱大地,为建设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江西提供重要支撑。”

为企业上市“鼓与呼”

各地推出的行动计划大都是宏观上提出数量、质量等方面的要求。比如浙江以2017到2020年为期限,目标是从目前的504家境内外上市公司增长到1000家。另外还有区域行业布局优化、并购重组深入实施、产业提升带动等目标。

浙江在鼓励地方企业上市方面一直非常积极,各地都推出过很多优惠政策。宁波2015年时就曾推出鼓励政策,企业境外上市最高补助300万。

这次西安推出的“龙门计划”,也是下了决心的。证券时报曾报道,陕西省内上市公司数量较少,这一现象令主政者感到焦灼。一位权威人士透露,2017年陕西省某主要领导曾要求相关部门,要在各个开发区寻找后备企业,鼓励企业尽快上市,“要钱给钱、要政策给政策”。

如果扶持企业上市上升到政府层面,一般都会有“大领导站台”。

比如,“凤凰行动”印发至今7个月,据政知君统计,浙江省长袁家军至少在5个公开场合谈起该计划,不少还是国际场合,比如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。力度之大,可见一斑。

这些代号涉及亿万资金 龙门计划映山红都指啥?

需要指出的是,陕西省委常委、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在调任之前,曾长期在浙江工作。在浙江工作期间,他曾力推多家民营企业上市,其中有不少企业上市后获得了很好的业绩。此次“龙门计划”,也可堪称是他在浙江工作经验的延续。

鼓励企业上市最终为了实现政府自己的目标

政府之所以对企业上市如此热衷,大概有几方面原因。最显著的,政府有就业、公共服务和经济增长这三方面的目标。

上市公司无疑都是各地的优质企业、明星企业,对当地的就业和经济增长有很大的促进作用,带来的高额税收也为政府公共职能的实现提供了保障。

另一方面,公司上市后,对扩大当地名声、扩大“朋友圈”都有很大帮助,进而提振当地经济。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于焕军博士说,地方政府补贴上市公司的最终目的是实现自己的目标。

不过,对于政府是否应该扶持企业上市、补贴上市企业等一直有争议。

有的专家认为,上市公司获得财政补贴已成为常态,但不可忽视的是,有些上市公司已经患上了“补贴依赖症”,自身无法健康成长。

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许成钢曾在2016年底的一次演讲中也指出,有些上市企业资不抵债的时候,不破产也不退市,而是由政府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向业绩差严重亏损的上市公司注资,不仅扭曲了金融市场,而且破坏了市场秩序,直接从负面影响创新的融资。


相关评论

最近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百度 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乐天堂网上娱乐场)
陕ICP备11012240号-2